Tread softly

是个画画的汪!
PIXIVid=4966728

【双金/双研】群星陨落之夜【短篇】

*自绘配图,请勿转用

*脑洞始于这个捏造的星星传说……传说设定和故事都是捏造,取用请注明

*金木小天使我是真爱啊舔舔舔!

*以上【作者脑子有病别理】



「好冷。」

  结束了一天的打工,金木研在回家的路上一个人慢慢地走着,仿佛为了排解一个人归家的寂寞一般,他喃喃自语着,对头上的星空倾诉冬日的寒冷。

  「……」

  金木无言地注视着街道上方的深蓝夜空,透过冬夜过分清澈的空气他看到群星在其中闪烁着微弱而静谧的光芒,一片片连结起来的仿佛定格的雾气般飘渺的星点让他想到在冬天的阳光下细沙折射的微微晃动的光芒,而那种容易拾取的光芒从来也没有像星辰一样深邃、广阔、静谧,使人着迷。

  他独自走过河提,河边开阔的视野吸引他放慢了脚步,感受足下绵软的枯草和冷然清冽的气息。

  在河边他看到了隐藏在城市大楼街道之后的月亮,月光洒向河畔,勾勒出一个坐在河岸上的模糊影子。那个影子有些消瘦,渐渐地金木看清那或许是个少年。他的黑色连帽衫相对于河边的温度来说或许单薄得过分,少年的白发被月光打亮,到了金木在一眼扫到这个少年的时候错觉这是月亮投在河里的影子的地步。

  金木略微停了下脚步,几十米外的少年回过头来了。金木觉得他似乎和自己同龄,看起来却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种人。那少年光是坐在那里就让人感觉单薄、孤单,金木觉得这么一个人即使是站在人群里,沉默着,就能与别人划开一道说不明白的距离,让人们情愿让他与寂寞做伴。第一眼,金木的脑海中就迅速整理好了对这个少年的印象:苍白、孤独、沉默。

  因为光线微弱,少年回过头后似乎注视了金木一会儿,金木看不清少年的表情,但他想这个少年或许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很快就会转过头去继续注视河面。

  正想着是该向向这个看起来非常孤僻的少年打招呼还是等他转过头去,出乎他意料的是,少年朝他轻轻地挥了挥手,似乎在希望他过来。

  ……要我过去?

  想到对方或许希望自己帮他排解孤独,金木也没多少犹豫地小心走下了草坡。

  走得近一些的时候,金木忍不住露出了相当吃惊的表情,因为虽然那个少年领口连着连帽衫的类似面具一类的装饰挡住了少年的脖子和一点下巴,但是露出的的脸可见部分和他每天偶尔在镜子里看到的脸有着超越血缘的相似度。

  他有些忐忑地停了下来,以为会看到少年同样的吃惊表情,结果白发的少年突然微笑了起来,对他说:「别害怕,过来吧。」

  尽管觉得非常奇怪,但是金木忍不住那种想要弄清楚这个少年的想法,慢慢地朝着少年走了过去,在他的身边坐下。

  「星星很漂亮啊。」

  「诶?啊、是,嗯,确实相当漂亮呢……」金木不安地回答道。

  「我是为了看星星才会半夜一个人坐在这里的,希望你不要把我当成是什么怪人才好。」

  「诶……可以理解呢……」

  「说到这里,你听过一个关于向星星许愿的故事吗,金木君?」

  「诶?……什么样的故事?」听到少年的问话,金木内心又涌出来对这个知道自己名字,并且与自己有着相同的脸的少年更多的好奇和疑惑。但怀着一种解谜般等待着的忐忑和揭开线索一样的激动好奇的心情,他努力地克制着自己把少年要说的故事听完。

  少年拉下了连帽衫上的面具,露出了与金木完全一致的苍白脸孔。

  「你知道那个吗,金木君。」

  「传说天上的星星都是死去的灵魂化成的,所以才会如此之多。」苍白的少年静静地注视着繁星闪耀的夜空,露出了沉淀追思的眼神。

  似乎听过这样的传说。金木静静地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叙述。

  「这个传说讲的是,那些死去之人的灵魂,无论善恶,都将化作天上的星星,忘却过往,毫无感情地注视着大地;

  然而当他们听到人们的思念和呼唤,流下一滴泪水的时候,他们就会想起过去一切,坠入大地,投往轮回。

  在坠地的瞬间,化为流星的灵魂就会实现他在短暂旅途中听到的最挚切的呼唤。

  所以,或许你失去的人会化为一颗忘记了你的星星,但他会在你的呼唤下获得救赎,某日又会重返你的怀抱。」

  金木听到这里,脑海中突然就浮现出了逝去的母亲的身影。

  她是否在天上注视着我,或者已经回到了这片大地了呢?

  「故事的主角是居住于某片森林中的一个名叫克莱因的精灵。」

  「他不知是何时存在于这世上的,独自一人在森林中生活了上百年,终日与河流,微风,树木,花草为伴。

  然而某日,一名孤身旅行、精疲力竭的冒险者来到了这片森林,与精灵相会了;

  在最初的警戒和试探之后,友善的人与精灵开始无话不谈,在林中相伴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最终相恋,缔结了神圣的契约。

  后来,在一次偶然的外出中,冒险者不慎让途中遇到的居心叵测的人类尾随发现了克莱因居住的这片森林,并且随消息泄漏而来的是贪婪人们对精灵的调查和捕捉。

  为了逃避无休止的追捕,克莱因和冒险者向北方的森林逃去了。逃跑的途中又遇到了一群雇佣兵。

  为了保护心爱之人,冒险者让精灵继续向北方行进,而他则诱领雇佣兵向相反的南方跑去了。

  克莱因到达了北方的一个湖泊,在水边小憩,突然惊异地在水中的倒影里看见南方的夜空中升起了一颗明亮的星星,意识到这是冒险者的灵魂所化,痛哭失声。

  他向星星呼喊着冒险者的名字,他的呼喊是那样纯洁而挚切,顷刻间漫天的流星都为他而落,落在了他眼前的湖泊里,出现了他的爱人的倒影。

  克莱因立刻死去,投入了湖中,灵魂升上了天空;

  而水中的影子深深地拥抱在一起,坠入湖泊深处,化为了湖泊本身,他们永远地不再分离。」

  ……这个结局?

  金木听完了这个故事,感到莫名的不舒服,但一时无法说出什么评论来。他转过头看向少年 ,想看看少年的神情,突然惊异地发现身边的人不知何时像一片薄雾般消散了踪影。

——————————————————————————————

  在图书馆里,金木与他昨日约好见面的温柔女子会面。

  神代利世真是个绝好的谈话对象,她与金木有着一样的兴趣爱好和一样的阅读风格,他们愉快地度过了这个周末。

  「我家就在这附近呢,金木君……能送我回去吗?」神代利世温柔又带点担忧地祈求着,让人难以拒绝,金木于是陪着她向她所指的黑暗方向转弯。

  「金木君真是个温柔的人呢。」她轻轻地笑着,金木听到她的这句话一阵脸红,说不清是喜悦还是害羞,用手指搔了搔脸颊。

  「……但是,你为什么还没有消失呢?」

  ……?!

  金木仿佛惊醒般抬起头,看到神代利世那双满溢辛辣嘲讽怜悯黑红相间的可怕双眼,脑海中破碎地闪过一些画面,突然有一种正在梦中挣扎着即将醒来的感觉充斥着大脑,让他混乱万分。

  「你还在这里睡着呢,你在逃避……宁愿让自己受伤也不想伤害他人吗?」

  为什么利世小姐……

  「可是从那时开始『你』就是你,『他』已经是他了呀。『你』变成了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呢。你以为你还在贯彻什么温柔吗?」

  到底 在 说 什 么

  「像个可怜虫一样缩在这里,金木君,看起来还真是弱小又天真,和他相比也太无趣了吧。」

  「但是像这样才是标准食物的态度呢。」

  什么呢 是什么 是什么?!

  街道开始模糊、断裂了,自己的脑子混乱不堪,好像有什么东西挣扎着要醒来。

  「醒醒吧,金木君。」利世艳丽柔软的红唇仿佛吐出情话一样温柔地呼唤着他。

  「我也快要消失了哟。」

  「就这么消失太没有意思了吧。」

  脑子好痛

  ……消失?

  神代利世涂着鲜红蔻丹的手轻轻地扣上的他的脖子,面庞离得极近,几缕发丝垂到他的脸上。

  「消……失,很快的……」

  『七百……十四,七百……七……』

  「啊对了,金木君,要向星星啊,许个愿吗?」神代利世的影子模糊地微笑着,但是很快她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向 星星 许愿?

  如果要许愿的话……要许愿的话……

  眼前逐渐轮廓明朗的世界、已经无法看到。

  眼前逐渐轮廓明朗的世界、已经无法看到。

  利世的赫包已经被破坏取出了。

  我躺在地上逐渐失温,然而撕裂和屈辱的激烈挣扎和痛感也已经平息下来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和温柔。

  脑海里一度出现的那片宁静的星空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这次它化为了深海,温柔又深邃地向我卷来。

  是你……

  「至今为止,一直代替弱小的我去战斗。」

  「你也很累了吧。」

  是啊。好累。

  「稍微休息一下吧……」你环住了我,我与你一同沉入深海,带起了细小的泡沫,如同流星陨落。

  一起沉入更深的地方吧。

————————————————————————FIN—————



作者:呜哇终于敲完啦,本来敲文的时候脑子里的画面超级美画出来就成了这副模样【

这是一个星星引发的脑洞,文笔处理有点糟糕,实在见谅><以及感谢观看!

评论(4)

热度(22)

  1. 小哥か金木Tread softly 转载了此文字
©Tread softly | Powered by LOFTER